城市站点
> 庄子素解 第三章 胠箧
详细内容

庄子素解 第三章 胠箧

时间:2023-01-14     人气:654     来源:佛山资讯网     作者:陈书增注解
概述:将为胠箧、探囊、发匮之盗而为守备,则必摄缄縢、固扃鐍;此世俗之所谓知也。然而巨盗至,则负匮、揭箧、担囊而趋;唯恐缄縢......

第三章 胠箧


1.为大盗守


【原文】将为胠箧、探囊、发匮之盗而为守备,则必摄缄縢、固扃鐍;此世俗之所谓知也。然而巨盗至,则负匮、揭箧、担囊而趋;唯恐缄縢、扃鐍之不固也。然则乡之所谓知者,不乃为大盗积者也?故尝试论之,世俗之所谓知者,有不为大盗积者乎?所谓圣者,有不为大盗守者乎?


【解释】将为胠箧、探囊、发匮之盗而为守备,则必摄缄縢、固扃鐍;此世俗之所谓知也。胠箧是从旁边打开箱子,也就是撬开箱子。探囊是伸手进去掏摸口袋。发匮是打开柜子。缄和縢都是绳子。扃鐍是门闩和锁钮。按照世俗常识所知,为了防备财货被偷,防备小偷撬开箱子、伸手进口袋掏摸、偷偷打开柜子,必须要用绳子扎紧、加固门闩和锁钮。


然而巨盗至,则负匮、揭箧、担囊而趋;唯恐缄縢、扃鐍之不固也。然而对付小偷还可以,但是遇见大盗贼,就会背着柜子、扛着箱子、挑着口袋走。大盗唯恐绳子绑得不够紧、门闩和锁钮不够牢固呢?可不是嘛,如果不够牢固,大摇大摆带着走不太方便。


然则乡之所谓知者,不乃为大盗积者也?乡通向字,前面的意思。然而前面世俗所谓的智者,难道不正是专门为大盗储备着的吗?小心地存着财货,等着大盗一起来带走呢。


故尝试论之,世俗之所谓知者,有不为大盗积者乎?所以这里尝试论述,世俗所谓的智者,难道不正是为大盗储备财货并协助看守财货的人吗?


所谓圣者,有不为大盗守者乎?所谓的圣人,有不替大盗守财物的吗?为什么庄子这么说呢?我们接下来看看庄子怎么解释。


2.大盗窃国


【原文】何以知其然邪?昔者齐国,邻邑相望,鸡狗之音相闻,罔罟之所布,耒耨之所刺,方二千余里。阖四竟之内,所以立宗庙社稷,治邑屋州闾乡曲者,曷尝不法圣人哉?然而田成子一旦杀齐君而盗其国,所盗者岂独其国邪?并与其圣知之法而盗之。故田成子有乎盗贼之名,而身处尧舜之安,小国不敢非,大国不敢诛,十二世有齐国。则是不乃窃齐国并与其圣知之法,以守其盗贼之身乎?尝试论之,世俗之所谓至知者,有不为大盗积者乎?


【解释】何以知其然邪?昔者齐国,邻邑相望,鸡狗之音相闻。如何知道是这样的呢?前面庄子说不仅仅是世俗的人,连所谓的圣人也都在帮大盗守财物。想想看昔日的齐国,相邻的村庄相望,鸡狗的叫声相互之间都能听得见。齐国的开国国君为姜太公,由此可见昔日齐国的治理是什么样的景象。


罔罟之所布,耒耨之所刺,方二千余里。罔罟是渔网。耒是犁;耨是古代锄草工具。渔网所撒的江河湖泊,犁锄所耕作的土地,方圆有两千多里。由此可见齐国沃野千里。


阖四竟之内,所以立宗庙社稷,治邑屋州闾乡曲者,曷尝不法圣人哉?在全国范围之内,所以设立宗庙和社稷的地方,建置邑、屋、州、闾、乡、曲等每一个地方,何尝不效法于圣人呢?齐国一开始立国的时候,效法圣人,遵循周礼。阖字是全的意思。我们经常用祝福语阖家欢乐。竟,通境字。邑、屋:在古代六尺步行;百步为亩;百亩为夫人;三夫为屋;三屋为井;四井为邑。二十五家是一闾;两千五百家为一州;一万两千五百家为一乡;而乡间一隅称之为曲。


然而田成子一旦杀齐君而盗其国,所盗者岂独其国邪?田成子也就是田常。齐国历史上有田氏代齐的故事。鲁哀公十四年的时候,田常杀了齐简公,割据了一大片地区作为自己的采邑。然而田常盗的岂止是齐简公的国家呢?


并与其圣知之法而盗之。连同圣人的法度也一起盗取了,破坏了圣人制定的法度。田常带是带不走的,只是以下犯上,严重破坏了纲常。


故田成子有乎盗贼之名,而身处尧舜之安,小国不敢非,大国不敢诛,十二世有齐国。所以说田常实际上有盗贼之名,这就是所谓的大盗了,整个齐国都给盗取了。齐简公家里那些箱子和柜子,加上门闩和锁钮又有什么用呢?虽然田常做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,可是却如同尧舜一样有心安理得,没有得到任何惩罚。小的国家不敢有什么非议,大的国家也不敢出兵讨伐诛杀。田家世世代代占据了齐国。田氏本来是陈国人,从陈完投奔齐国到田常杀君夺国,总共有七代。而从田常到齐宣王时期,又经历了六代。庄子和齐宣王生活在同一年代。如果除掉了齐宣王这一代,刚好就有十二代了。


则是不乃窃齐国并与其圣知之法,以守其盗贼之身乎?则如此看来,难道不是盗窃了齐国,并败坏了圣人的法度吗?从而用这些圣人的法度来守卫他的盗贼之身吗?田氏还用圣人制定的仁义礼乐的法度来守卫自己盗取的果实。仁义和礼乐不就成了大盗所利用的工具吗?仁义和礼乐如同门闩和锁钮一样,不断地加固大盗所守卫的宝库。大盗唯恐没有仁义和礼乐,正是有这些东西,才能巩固自己的统治。


尝试论之,世俗之所谓至知者,有不为大盗积者乎?尝试论述清楚,世俗所谓的明白人,难道有不为大盗储备和守卫财物的吗?最大的财物就是整个齐国了。所谓的圣人宣扬仁义,也是在帮田氏宣扬罢了。田氏实在是窃国大盗,仁义实在是田氏所利用的工具罢了,相当于大盗所用的门闩和锁钮,还生怕不够坚固。


3.四子之贤


【原文】何以知其然邪?昔者龙逢斩,比干剖,苌弘胣,子胥靡。故四子之贤而身不免乎戮。


【解释】何以知其然邪?何以知道是这样的呢?前面说所谓的至知的人,并非真正的知,而是被仁义所迷惑了。只有知自性,见自性,才能称之为知。只有知道,才能称之为至知。只有自知的人才是真正的明白人。什么是自知呢?自知就是看见自己自性的人,明心见性的人,就是得道的人。


昔者龙逢斩,比干剖,苌弘胣,子胥靡。龙逢是夏桀的贤臣,因为冒死直谏被斩杀。比干是商纣王的贤臣,因为冒死直谏被挖心。苌弘是周灵王的贤臣,曾经是孔子的老师。孔子曾向苌弘请教乐。苌弘为了维护周王室,帮助周王室削弱晋国,在约九十岁高龄的时候被剖腹挖肠而死去。百姓有感于苌弘为国殉难的惨烈,将苌弘的血放在匣子里珍藏,三年以后变成了青绿色的美玉。碧血丹心这个成语就是说苌弘。伍子胥为吴王夫差的贤臣,因为力谏灭越,吴王夫差不从,还赐宝剑令其自刎。伍子胥的尸体被臣江中,以致身体糜烂。


故四子之贤而身不免乎戮。所以说,这四个人已经足够贤德了,可是还是不免于遭受杀戮。这四个贤德的人,都不是协助盗贼窃国的贤人。


4.盗亦有道


【原文】故跖之徒问于跖曰:“盗亦有道乎?”跖曰:“何适而无有道邪?夫妄意室中之藏,圣也;入先,勇也;出后,义也;知可否,知也;分均,仁也。五者不备而能成大盗者,天下未之有也。”


【解释】故跖之徒问于跖曰:“盗亦有道乎?”所以盗跖的徒弟向盗跖问道:“做盗贼也有盗贼的道吗?”猫有猫道,鼠有鼠道,难道盗贼也有属于盗贼的道吗?


跖曰:“何适而无有道邪?”盗跖回答道:“何处没有道呢?”道无处不在。看来这个大盗还真非等闲之辈。


盗跖又说道:“如果光是妄想着偷盗室内的宝藏,而不付诸行动,这属于盗贼里面的圣人了。”如果光妄想着盗取齐国,可是并没有付诸行动,这属于盗国贼里的圣人了。也许有许多人有非份之想,但是并没有付诸行动。庄子前面讲,不将不迎,如果有想法,实在不是圣人了。


盗跖又说道:“先破门而入的盗贼,可以说是勇;最后从室内跑出来的,可以说是义气,让别人先跑;事先知晓能不能偷盗成功,这可以说是知了;偷盗成功以后能否分得均匀,论功行赏,这是仁了。”田常作为窃国大盗,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完成这个事情,还有许多为虎作伥的盗贼。先动手去拥护田常的,被田常冠以勇的美名;最后替田常打掩护的,被冠以义的美名。事先预谋已久,事先预判能否成功窃国,这可以说是知。窃国成功以后,论功行赏,一群窃国盗贼还称颂田常仁。


盗跖又说道:“如果这五样美德不具备,却能够成为大盗的,天下没有这样的事情。”所以说真正的窃国大盗,都是披着仁义的美名来行盗贼之实的。这种大盗更加地隐蔽和可恶。如此可见,仁义的危害有多大了。


5.掊击圣人


【原文】由是观之,善人不得圣人之道不立,跖不得圣人之道不行;天下之善不少,而不善人多,则圣人之利天下也少,而害天下也多。故曰:唇竭而齿寒,鲁酒薄而邯郸围,圣人生而大盗起。掊击圣人,纵舍盗贼,而天下始治矣。


【解释】由是观之,善人不得圣人之道不立,跖不得圣人之道不行。由此看来,善人如果不能知晓并遵行圣人之道不能立业,盗跖如果不能通晓圣人之道就不能很好地行窃。田常是通晓圣人之道的窃国大盗。


天下之善不少,而不善人多,则圣人之利天下也少,而害天下也多。天下的善本身是不少,无处不是善道,而物欲遮蔽了善人的自性本心,所以不善人就很多了。正是由于人心不古,所以圣人弘扬仁义,就会被歪曲利用,对天下有利就少了,而仁义危害天下就多了。刀剑本身并无危害,如果被坏人掌握了,就会危害天下了。仁义也是如此。


故曰:唇竭而齿寒,鲁酒薄而邯郸围,圣人生而大盗起。竭,通揭字。所以说,嘴唇翻过来,露出牙齿,牙齿就觉得很寒冷了。嘴唇的本性不是反过来的,如果违反了本性,就会有一定的因果了。这也是唇亡齿寒成语的出处。正所谓有因必有果。由于鲁国进献给楚国的酒淡薄一点而导致邯郸被围困,这就好比是圣人出来弘扬仁义而造成大盗兴起。当今有个蝴蝶效应,看似无厘头的事情,可是却导致了一些事情的发生。庄子说归咎于圣人这似乎有点躺着中枪的感觉,可是的确如此。鲁国进献美酒给楚国,可是楚国的国君嫌弃酒淡薄了,就发兵攻打鲁国。梁国一直想攻打赵国,可是一直担心楚国发兵救援,由于看到有机可乘,就发兵围困邯郸。


掊击圣人,纵舍盗贼,而天下始治矣。所以说,要抨击所谓的圣人,让世人清楚仁义的危害,赶走盗贼,而天下就开始归于大治了。这里不要误解庄子的本意,并非抨击孔子这样的圣人。圣人弘扬仁义并非有错,仁义并非有错,而是被盗贼所利用了。庄子翻来覆去说的,就是要世人回归真如自性。如果人人回归自性本心,天下则大治。


6.偷窃仁义


【原文】夫川竭而谷虚,丘夷而渊实。圣人已死,则大盗不起,天下平而无故矣。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。虽重圣人而治天下,则是重利盗跖也。为之斗斛以量之,则并与斗斛而窃之;为之权衡以称之,则并与权衡而窃之;为之符玺以信之,则并与符玺而窃之;为之仁义以矫之,则并与仁义而窃之。


【解释】夫川竭而谷虚,丘夷而渊实。山川中的流水枯竭了,山谷就空虚了。把大山夷为平地,填入山谷,山谷就不会空虚了。丘陵被夷为平地了,深渊就会被填实了。仁义被世人拔得如同大山一样高,圣人被托起如同山峰一样高,世人都在仰望。这里是把仁义夷为平地。


圣人已死,则大盗不起,天下平而无故矣。圣人死了,大盗就不再兴起,天下就太平无事了。无故就是无事。庄子的文章很有意思,前面先用个比方,后面再把想说的话说出来,感觉很让人受启发。要把天下的土地搞太平了,先要使得流水枯竭,然后再把高的地方夷为平地,填满山谷深渊,如此就可以太平无事了。用土地的平类比天下太平。上善若水,圣人若流水。虽然流水跟平地似乎没有什么关系,流水和圣人都是躺着中枪的,但实际上仁义被大盗所利用了。


圣人不死,大盗不止。圣人不死,大盗就不会止息,就会不断兴起。庄子并非在诅咒圣人的,只是想把道理讲明白。


虽重圣人而治天下,则是重利盗跖也。虽然重用圣人而治理天下,把提倡仁义的圣人推举到很高的高度,但是这只不过是更加有利于盗跖这样的大盗罢了。盗跖还不算是大盗,真正的大盗是窃国大盗。


为之斗斛以量之,则并与斗斛而窃之。天下人发明斗斛是用来计量谷物的,可是盗贼却连斗斛一起偷窃了。斗斛类似于仁义,圣人发明了仁义。


为之权衡以称之,则并与权衡而窃之。天下人发明秤锤、秤杆来计量物品的轻重,但是盗贼却连这些也一起偷窃了。前面讲世人用绳子来扎口袋,用锁钮来锁箱子和柜子,可是大盗连这些一起偷走了。


为之符玺以信之,则并与符玺而窃之。符是用金属、竹子或者木头等制作,双方各持一半,合上可以验明真伪。比如调兵用的虎符。玺是用玉做的印。天下人发明符玺,本来是要用来印证真伪的,用来取信于人的,可是盗贼却连这些一起偷窃了。符玺类似于仁义。大盗用谎言来验证谎言,世人就很难分辨是非了。


为之仁义以矫之,则并与仁义而窃之。圣人发明仁义,本来是为了矫正世人的心的,然而盗贼却连仁义一起偷窃了。前面写了那么多排比句,都是为了最后讲仁义。《道德经》中讲,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。把符玺、权衡、仁义等都损掉了,就接近于道了。


7.窃钩者诛


【原文】何以知其然邪?彼窃鉤者诛,窃国者为诸侯,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。则是非窃仁义圣知邪?故逐于大盗,揭诸侯,窃仁义并斗斛权衡符玺之利者,虽有轩冕之赏弗能劝,斧钺之威弗能禁。此重利盗跖而使不可禁者,是乃圣人之过也。故曰:鱼不可脱于渊,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。彼圣人者,天下之利器也,非所以明天下也。


【解释】何以知其然邪?为何知道是这样的呢?


彼窃鉤者诛,窃国者为诸侯,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。那些偷窃腰带钩那样细小东西的人却被诛杀,可是窃国大盗却能堂而皇之地当诸侯王。窃国之后,诸侯国连仁义一起偷窃过来了。所以诸侯之门有仁义,以仁义来笼络同犯者,迷惑百姓。


则是非窃仁义圣知邪?这不是窃国,顺便把仁义和圣人之智也偷窃去了吗?


故逐于大盗,揭诸侯,窃仁义并斗斛权衡符玺之利者,虽有轩冕之赏弗能劝,斧钺之威弗能禁。所以那些追随大盗,与大盗同流合污;夺取诸侯王位;偷窃仁义就好像是连带斗斛、权衡和符玺一起偷窃的人,虽然有高官厚禄也无法劝勉,虽然有严刑峻法也无法禁止。因为如田常那样披着仁义的外衣窃国,还可以安安稳稳地享受诸侯王的待遇,如此大的诱惑实在足以令人铤而走险。轩,大夫以上官员所乘坐的马车。冕,大夫以上官员所戴的礼貌。斧钺,古代杀人的两种刑具,小的称为斧头,大的称为钺。


此重利盗跖而使不可禁者,是乃圣人之过也。这就对盗跖特别有利,仁义对于窃国大盗而言是重大利好和工具。这实在是所谓的圣人的过失啊。


故曰:鱼不可脱于渊,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。所以说:鱼是不可以随便离开深渊的,离开了就容易被人捕捉了;仁义是治国的利器,不可以轻易示人,如果给窃国大盗看见了,反而会连利器一起偷窃走了。


彼圣人者,天下之利器也,非所以明天下也。圣人治国所用的仁义,这是天下的利器,是不可以明示于天下的。治国的利器并非航母和核潜艇,而是几千年以来传承的道统。《道德经》中讲:鱼不可脱于渊,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。


8.绝圣弃知


【原文】故绝圣弃知,大盗乃止;擿玉毁珠,小盗不起;焚符破玺,而民朴鄙;掊斗折衡,而民不争;殚残天下之圣法,而民始可与论议。


【解释】故绝圣弃知,大盗乃止。所以说不要推崇所谓的圣人,不要把仁义拔到很高的地步,放弃那些小聪明小阴谋,如此大盗就止息了,不会兴起了。《道德经》中讲:绝圣弃智,民利百倍;绝仁弃义,民复孝慈;绝巧弃利,盗贼无有。田常披着仁义外衣窃国成功,传了好多代,这就带了一个很坏的头,天下人纷纷效法。


擿玉毁珠,小盗不起。擿通掷字。投掷玉器,毁坏明珠,如此小的盗贼就不会兴起了。正是由于有美丽的玉器,珍贵的明珠,天下人都知道这些东西珍贵,都想方设法得到,所以才会有偷窃的事情发生。《道德经》中讲,不贵难得之货,使民不为盗;不见可欲,使民心不乱。正是由于使得百姓知晓那些东西珍贵,就有了盗贼,就扰乱了民心。


焚符破玺,而民朴鄙。把所谓的信物符焚烧掉,把印玺给砸碎,如此百姓就可以回归到纯朴而粗鄙的本性了。有形的信物容易被人背弃,大道有信,为无形的阴符。黄帝慈悲后世子孙,留下了《黄帝阴符经》。神和人的约定记录在《新约》和《旧约》当中。世人只知神之所以为神,而不知不神之至神。


掊斗折衡,而民不争。打碎计量用的斗,折断称重量的秤,如此百姓就不会争斗了。官员欺压百姓,往往用小斗卖给百姓粮食,而用大斗来收购粮食。百姓敢怒不敢言,这些计量工具反而成为欺诈百姓的工具了。仁义反而成为奸诈小人欺诈百姓的工具。


殚残天下之圣法,而民始可与论议。完全毁坏掉天下圣人所设立的治国之法,所拔高推崇的仁义,而百姓就可以参与讨论是非曲直了。否则圣人所制定的法度高高在上,百姓丝毫不敢违背,也丝毫不敢怀疑。庄子并非要推导周朝所设立的周礼,并非要推导孔圣人推崇的仁义的,而是要破除重重迷雾,让世人看清自性本心的。只要恢复百姓本有的良知就可以了,不要过多地去扰民。


9.音律文采


【原文】擢乱六律,铄绝竽瑟,塞瞽旷之耳,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;灭文章,散五采,胶离朱之目,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。


【解释】擢乱六律,铄绝竽瑟。搅乱六律,焚绝竽瑟这些乐器。乐律有十二,各有六个,阳称之为律,阴称之为吕。这里虽然说是搅乱,实则不是的,实则是要把音律回归为一。一根竹管不开孔的时候,虽然似乎只是一个音,可是里面蕴含着五音。打开孔以后,就分出音律了。音律如果和谐,就是雅正的乐曲,例如韶乐。孔子向苌弘问乐的时候,苌弘曾经给孔子推荐过韶乐。孔子在齐国第一次听到韶乐,如痴如醉,三月不知肉味。前面庄子讲到忽悠的时候,忽悠帮混沌打开了七窍孔穴,就分出七情六欲了。


塞瞽旷之耳,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。瞽旷,指晋国的乐师师旷。由于他目盲,所以称之为瞽旷。堵塞像师旷这样善于音律的乐师的耳朵,而天底下的人才开始耳聪了。音律本来是混沌的,乐师把音律给分为十二律了;乐师把编排出美妙的乐曲。乐曲如同仁义一样,天底下不善的人很多,所以就利用乐曲。郑国和卫国的靡靡之音,这是亡国之音。因为人心浮躁,喜欢听靡靡之音。乐师投其所好,创作出了大量不好的音乐。难怪王阳明先生感叹古乐不作已经很久了。传说酒的始祖仪狄酿制出酒的时候,就曾经说过,必有后世的君主因为酒而亡国。仁义和乐曲也是如此。圣人发明出仁义而被窃国大盗所利用。


灭文章,散五采。毁灭纹饰,散掉五彩。前面庄子曾经讲过,礼服上有各色的纹饰。这些纹饰扰乱百姓的心。《道德经》中讲,天下皆知美之为美,斯不善已。天底下的人有了美丑的心,就会去追求美的而摒弃丑的。散掉五彩是将五彩回归为一,类似于将喜怒哀乐回归于中。


胶离朱之目,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。离朱传说是古代视力极其好的人,百步之外秋毫那么细小的东西都能够分辨。这里庄子更狠,说用胶水把离朱的眼睛给粘住。当然也未必就是直接粘住,有点残忍,而是用东西来垫住。天底下的人才开始目明。


10.德始玄同


【原文】毁绝鉤绳而弃规矩,攦工倕之指,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。故曰:大巧若拙。削曾史之行,钳杨墨之口,攘弃仁义,而天下之德始玄同矣。


【解释】毁绝鉤绳而弃规矩。鉤通钩字,木匠用来画曲线的工具。毁掉钩和墨绳,抛弃规和矩这些木匠用的工具。


攦工倕之指,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。攦是折断。工倕传说是尧帝时期的巧匠。把工倕这样的巧匠的手指给折断,天底下的人开始有巧了。如此看来,庄子前面说用胶水来粘住离朱的眼睛还不算狠的,当然庄子只是打个比方啦。


故曰:大巧若拙。所以说,真正的大巧看起来似乎很笨拙的样子。《道德经》中讲:大直若屈;大巧若拙;大辩若讷。西方科学家创立了量子理论,认为量子是测不准的,这只是歪曲真相罢了。电子围绕原子核很直白地做椭圆运动,可是西方科学家算来算去认为电子是测不准的,是自己歪曲真理罢了。用复杂的数学工具,捕风捉影似地变化到了频域空间,自己把自己给搞糊涂了。实际上频域空间跟时域空间是等价的,但是西方科学家把两个时空给搞混淆了,才造成了科学发展的困难。这赋予了东方科学家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
削曾史之行,钳杨墨之口。削除曾参和史鳅这些所谓的仁义圣人的高尚品行,封闭杨朱和墨子这些人的嘴巴。《道德经》中讲,不尚贤,使民不争。如果推崇仁义美德,百姓就去争这些美名了。虽然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,可是扰乱民心,天下人无所适从。这也是孔子为何要删减经典的根本原因。而注解者还在这里画蛇添足,写到这里不由得汗颜了。康有为老师朱九江是一代大儒,临终前把衣不解带所撰写的书稿焚烧殆尽,如此就可以理解朱九江先生的一片苦心了。


攘弃仁义,而天下之德始玄同矣。摒弃仁义,天下人的德性开始归于玄同了。《道德经》中讲:塞其兑,闭其门,挫其锐,解其纷,和其光,同其尘,是谓玄同。玄同是将天下的人混而为一,回归于相同的德性。本来人人都有佛性,都有相同的德性,只需要回归自性本心罢了。一缕太阳光经过三棱镜可以分出七色。将七色混而为一,就是玄同。将喜怒哀乐混而为一,回归于中,就是玄同。庄子真是让人着急,说了半天,原来他还是三句不离本行,劝诫世人摒弃仁义罢了,仁义如同多余的小手指头。


11.人含其明


【原文】彼人含其明,则天下不铄矣;人含其聪,则天下不累矣;人含其知,则天下不惑矣;人含其德,则天下不僻矣。


【解释】彼人含其明,则天下不铄矣。如果天下的人都能够内含本性的光明,发明本有光明的德性,点亮自己的心灯,天下就不会毁坏了。圣人虽然已经发明内在光明,然而不会太过于炫耀夺目,而是含光内敛。打个比方,夜晚大家开车都开着灯,如果开远光灯,就会炫耀别人,误导别人偏于大道了。开车也是要寒光内敛的。自性光明并非目明。什么是目明呢?并不是离朱那样百步之外分清秋毫,而是能够自己见到自性,如此才能称之为真正的目明。


人含其聪,则天下不累矣。如果天下的人都能够耳聪,则天下就不会有忧患了。真正的耳聪并不是那些擅长音律的乐师,而是能够自闻心声的人,听到自己良心呼唤的人。


人含其知,则天下不惑矣。如果天下的人能够含有真正的智慧,天下就不会惑乱了。天下的人有良知,见到了自性,恢复了本心,就不会为了一点名利而争斗了。如果人人都如此,人人都是圣贤,天下大同也就不远了。难怪王阳明先生说,满街都是圣人。满街本来是圣人,只是需要恢复本有的光明德性罢了。


人含其德,则天下不僻矣。如果天下的人都能够恢复本有的德性,则天下就不会出现邪恶的事情了,天下的人就不会走偏僻小道了。光明大道本来就在眼前,只是由于世人被物欲所遮蔽,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罢了。


12.爚乱天下


【原文】彼曾、史、杨、墨、师旷、工倕、离朱、皆外立其德,而以爚乱天下者也,法之所无用也。


【解释】像曾参(孔子的弟子,著有《大学》)、史鳅(卫国的贤臣,以仁德著称)、杨朱、墨子、师旷(晋国的乐师)、工倕(尧帝时巧匠)、离朱(黄帝时视力极好的人)这些人,都争相炫其德性于外。


如同火花乱飞一样,绚烂夺目,扰乱天下的人心。对于治理天下实在是无用的啊,不能取法。爚,火花乱飞的样子。


13.结绳用之


【原文】子独不知至德之世乎?昔者容成氏、大庭氏、伯皇氏、中央氏、栗陆氏、骊畜氏、轩辕氏、赫胥氏、尊卢氏、祝融氏、伏牺氏、神农氏,当是时也,民结绳而用之。


【解释】子独不知至德之世乎?你唯独不知至德的世代吗?庄子说,我所说的事情并不是子虚乌有的,远古时期曾经出现过我所说的这种玄同的世代。至德是德性恢复到了极致,也就是恢复本心了。至德的世代,就是明明德于天下的世代。人人发明了自己的德性,星星之火可以燎原。当今是人类意识集体扬升的时代,也是明明德于天下的时代。


想想远古时期,有容成氏、大庭氏、伯皇氏、中央氏、栗陆氏、骊畜氏、轩辕氏、赫胥氏、尊卢氏、祝融氏、伏牺氏和神农氏等十二位贤德的部落首领或者帝王。轩辕氏是轩辕黄帝,在陕西还有黄帝陵。黄帝是中华文明的始祖。黄帝留下了《黄帝内经》,这是中医的最高典籍。不仅仅是中医,也可以说是世界医学的最高典籍。黄帝还留下了《黄帝阴符经》。虽然只有三百个字,但是治国、用兵无所不包,是一部无字天书。神农氏曾经尝百草,留下了《神农本草经》。伏牺,也就是伏羲氏。伏羲画八卦,可以说是《易经》的创始人。我们的老祖宗对子孙不薄,留下了这么多无上的珍宝,这也是文化自信的深层底气。


当是时也,民结绳而用之。在那个时候,老百姓用绳子打结的办法来记事。讲到绳子,我们尝试格一下绳子的理。一堆绳子散乱放在一起,如果找到绳子的头头,只要提起来就可以顺了。我们平时说心乱如麻,心里如同一堆散乱的麻线。一堆散乱的杂念,如果提起了念头,把头头提起来,就会进入静定了。什么是提念头呢?佛家有教念佛法门,念一句佛号,这句佛号就是念头。当今中国传承传统文化。什么是传统呢?统字左边是丝线,也就是说要像提丝线头头一样。初心就是传统文化的头头,正道正统道统就是头头。


14.则至治已


【原文】甘其食,美其服,乐其俗,安其居,邻国相望,鸡狗之音相闻,民至老死而不相往来。若此之时,则至治已。


【解释】甘其食,美其服,乐其俗,安其居。那个时候老百姓吃饭吃得很香甜,穿衣服很和美,生活习俗其乐融融,居住的房子很安乐。当然衣服和美并不是一定要有很多的纹饰,而是那种简单的大美。我们说老庄,不愧是一家的。庄子在这里直接把老子的原文给放上来了。


邻国相望,鸡狗之音相闻,民至老死而不相往来。两个相邻国家很近,可以相望到对方。邻村的鸡狗的叫声互相都可以听到。老百姓从出生到老死都可以不相往来。这并不是说老百姓之间缺乏交流,而是老百姓安贫乐道,不羡慕外面的世界,自给自足这是真正的满足。六祖大师讲:自性具足一切智慧。


若此之时,则至治已。在这个时候,已经是天下大治的美好时代了。当今世界,科技高度发展,武器也越来越先进。如果各国都收缴销毁所有武器,把研究武器的资源用在解决全球底层老百姓的生活上,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。如同古代那样刀枪入库,马放南山。庄子所说是大智慧,并非愚民政策。那是一个人人回归自性的世代,可是百姓却不知道自己是得道了。


15.好知之过


【原文】今遂至使民延颈举踵,曰:“某所有贤者”,赢粮而趣之,则内弃其亲而外弃其主之事,足迹接乎诸侯之境,车轨结乎千里之外。则是上好知之过也。


【解释】今遂至使民延颈举踵。当今竟然要使得老百姓伸长脖子,抬起脚跟,眼巴巴地盼望。


曰:“某所有贤者”,赢粮而趣之。老百姓说道:“某个地方有贤者出现了。”于是就包裹着粮食不远万里投奔过去了。


则内弃其亲而外弃其主之事。如此这般,对内抛下了至亲骨肉,不能孝顺双亲;对外背弃了君主。如此使得百姓做不忠不孝之事了。


足迹接乎诸侯之境,车轨结乎千里之外。老百姓的足迹交接于各国诸侯的国境,他们驾着马车往来交错于千里之外的地方。老百姓为了寻访贤者,真是煞费苦心。本来之前大治的状态,老百姓在家里,都不知道要做什么,出门都没有什么地方想去。


则是上好知之过也。这都是由于在上位的人喜好搬弄智巧的过错。


16.俗惑于辩


【原文】上诚好知而无道,则天下大乱矣!何以知其然邪?夫弓、弩、毕、弋、机变之知多,则鸟乱于上矣;鉤饵、罔罟、罾笱之知多,则鱼乱于水矣;削格、罗落、罝罘之知多,则兽乱于泽矣;知诈渐毒、颉滑坚白、解垢同异之变多,则俗惑于辩矣。


【解释】上诚好知而无道,则天下大乱矣!身居上位的人好玩弄智巧权谋,而且多欲无道,则天下就大乱了。


何以知其然邪?为何知道是这样子的呢?


夫弓、弩、毕、弋、机变之知多,则鸟乱于上矣。弩虽然填装时间比弓要长一些,但是射程更远,可以同时发射多支箭。毕是带柄的小网。弋是带有绳子的箭,射出去可以回收。机是捕捉鸟兽的机关。由于人的智巧多了,有了弓、弩、毕、弋和机关等各式各样的工具,所以飞鸟就在天上乱飞了。百姓如同惊弓之鸟,得想着各种办法生存下去。


鉤饵、罔罟、罾笱之知多,则鱼乱于水矣。鉤是鱼钩;饵是钓饵。罔罟,是渔网。罾是古代一种用木棍或竹竿做支架的方形鱼网,可以在中间投入鱼饵,鱼虾就会跑进来,提起来就可以了。笱是用来捕鱼虾的竹笼。正是由于人的智巧太多了,发明了钓钩钓饵、渔网和渔笼等各种各样的捕鱼工具,则鱼儿就会在水下乱游乱撞了。


削格、罗落、罝罘之知多,则兽乱于泽矣。削格是竹子或者木棍制成的栅栏。罗落是用网或者绳子捕捉野兽。天罗地网,这里也讲了罗。罝罘原本是捕捉兔子的网,这里引申为捕兽用的网。正是由于人的智巧太多了,发明了栅栏、各式各样的捕兽网工具,则野兽在山泽之间就惊恐乱撞了。


知诈渐毒、颉滑坚白、解垢同异之变多,则俗惑于辩矣。知诈,太多智巧,太多狡诈的事情。渐毒,侵害。颉滑是奸黠狡猾。坚白是名家公孙龙关于离坚白的学说。解垢,言词诡曲。同异是名家惠施关于合同异的学说。由于百姓受太多智巧,太多狡诈的事情的侵害。例如奸黠狡猾的坚白论、言词诡曲的同异论等这些权变的言论多了,则世俗的人就会被这些诡辩所迷惑了,不知什么是正道了。


当然了,庄子并非不知道公孙龙和惠施为得道高人,他们也是同一时代的人。庄子和惠施是至交好友。庄子和公孙龙还有个“鸡三足”的公案,也就是鸡有三个鸡腿的辩论。虽然公孙龙和惠施提出这些学说的初衷是好的,可是容易被世人所误解,扰乱世人的心。为了更好地理解庄子学问,我们简要把坚白论和同异论解释一下。


关于坚白论。如果一个人只有手,而一个人只有眼睛,不同时存在一个人的身上。一个人用手去摸石头,能感觉到石头的坚,不能看到石头的白;另一个人用眼睛去看石头,能够看到石头的白,可是感觉不到石头的坚。一个人讲什么样的白,什么样的黑,另外一个人是无法理解的。一个人讲什么样的坚,另外一个人也是无法理解的。如同鸡对鸭讲,对牛弹琴。公孙龙其实通过离坚白这个近乎诡辩的言论,都是在想讲明道,在讲明于相而离相这个事情。外离相即禅,内不乱即定,合起来就是禅定。离相即是无上甚深禅,离坚和白的相即是离坚白,即是禅,也难怪这么难理解了。


惠施有著名的历物十事。作为研究万物之理的物理学,不可不将其作为重要参考。我们挑主要的来讲讲。


(1)同异论。其中一事这样讲:“大同而与小同异,此之谓小同异;万物毕同毕异,此之谓大同异。”这也是大同小异这个成语的出处。


什么是大同?天地万物本来同为一体,这是大同。天下同为一家,不分肤色种族,这是大同。只是由于物欲遮蔽良心,间隔其间,就把大心切分成小心了。天地万物就各自分为一物了。


什么是小同呢?看似相同的两个事物,其实并不完全相同的。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。所以看似小同,可是小同中有异。阳明先生格竹子病倒了,可是后来的确有收获的,也讲了一些关于竹子的道理。竹子虽然每一节看似相同,但是没有一节是完全相同的。每一片竹叶看似相同,但是都是不同的。


所以惠施说:大同而与小同异,此之谓小同异。天下万物同为一体,这是大同。虽然万物有些看似相同,可是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物体。如此就说是小同异。


万物毕同毕异,此之谓大同异。万物形态各异,毕竟相同,都同为一体;毕竟相异,本来没有两个物体完全相同。这样可以称之为大同异。大同中有异处。


(2)我知天下之中央,燕之北,越之南也。为什么惠施能知天下的中央呢?其实并不奇怪,任何一物都可以是一个小宇宙,任何一点都可以作为宇宙的中心,作为参照系。以地球为天下中心是对的;以太阳为天下中心也是对的;以月球为天下中心也是对的。


17.求所已知


【原文】故天下每每大乱,罪在于好知。故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,而莫知求其所已知者;皆知非其所不善,而莫知非其所已善者,是以大乱。


【解释】故天下每每大乱,罪在于好知。所以说,天下之所以昏昧大乱,罪就是在于太过于喜欢玩弄智巧和权谋了。每每,昧昧,昏昧不明。一个人的心之所以昏暗不明,也是由于太多的物欲,太多的妄想,如同浮云遮蔽太阳罢了。心如同光明的太阳,所以尼采曾经说他是太阳。


故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,而莫知求其所已知者。所以说天下人都想要追求他们所不知道的知识,而却不知道去追求他们已经知道的。其实每个人已经知道的东西很多了,在自性本性之中都有。如果打开自性本心的大门,学问就会如同汩汩的泉水,源源不断地涌出来了。


皆知非其所不善,而莫知非其所已善者,是以大乱。正是由于天下人都知道非议其所认为不善的东西,跟自己意见相左的东西,而不知道反省探讨自己认为善的东西,跟自己意见一致的东西。如此就天下大乱了。张果老倒骑驴,就是为了提醒世人的颠倒。庄子这里讲出这种颠倒了。不笑不足以为道。世人对大道感到迷惑,所以对其进行非议。可是对于一些臭味相投的小道,却赞赏有加。如此完全颠倒了,世界不乱才怪呢。


18.啍啍乱天下


【原文】故上悖日月之明,下烁山川之精,中堕四时之施,惴耎之虫,肖翘之物,莫不失其性。甚矣,夫好知之乱天下也!自三代以下者是已,舍夫种种之民,而悦夫役役之佞,释夫恬淡无为,而悦夫啍啍之意,啍啍已乱天下矣!


【解释】故上悖日月之明。所以说世人爱好搬弄智巧,追求名利。正所谓利令智昏,此心本来光明如日月,被物欲所遮蔽了。万法唯心造,此心被妄想所遮蔽,日月无光。所以说在上遮蔽了日月的光辉。而今的雾霾污染,遮蔽了日月光辉。日月光辉无法顺利到达人体,人就会生病了。悖是遮蔽。


下烁山川之精。在下销毁了山川的精气灵性。山川包括了山和江河湖泊。大禹治水,堵不如疏,也是顺着水性在治水。如果不顾子孙后代排放污染物,就会破坏江河湖泊的自性了。无法孕育出鱼虾了。山上需要有林木,如果过度地砍伐,就会使得山体滑坡,失去灵性了。无法孕育出鸟兽了。烁是销毁。


中堕四时之施。在中毁坏了四时,也就是春夏秋冬的这种天时的恩泽。大自然本来春生,夏长,秋收,冬藏。可是这个给扰乱了。当今的世人更加炫耀自己的多智,能够在冬天生产出夏天的蔬菜水果,可以生产出转基因的食物。夏天躲在空调房里,出门开车也是空调,办公室也是空调。如此就四时不分了。许多候鸟群体,冬天冷了又飞到暖的地方,就没有经历自然的冬天。正是违背了四时规律,所以人体这个小宇宙就会经常生病了。


惴耎之虫。惴耎是虫子蠕动的样子。无足的虫子蠕动,本来的自性也被破坏了。正是由于好智逞强,用了大量的抗生素,各种病菌不断地违背自然规律而进化。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,新的病菌和新的治疗手段都不断地增长。


肖翘之物。如果太过于好智巧,也会破坏飞翔的小虫的本性了。由于世人好智巧,在水里游的就不是鱼了,而是核潜艇和各种船舶。在天空飞翔的不是小虫和小鸟,而是飞机、导弹和卫星等。这些东西本来发明的初衷是好的,如同仁义一样,容易被坏人所利用了。这些东西如同悬挂在人类头顶的一把利剑,随时都有可能造成危险。肖是小。翘是飞翔。


莫不失其性。如此天地万物无不失去其本性。不光是人迷失本性。


甚矣,夫好知之乱天下也!太严重了,这些都是由于太过于好智巧而扰乱天下呀!


自三代以下者是已。自从夏商周三代以下,都是这个样子了。贤德君主成汤和贤德大臣伊尹创立了商朝。周朝更是由周文王、姜太公等贤德的高人所创立。


舍夫种种之民。舍弃纯朴之性的百姓。种种是纯朴。


而悦夫役役之佞。而喜欢狡黠,巧言谄媚的人。役役是狡黠。


释夫恬淡无为。抛弃了恬淡无为。


而悦夫啍啍之意。而对于繁琐的说教很喜悦。啍啍是繁琐。


啍啍已乱天下矣!正是由于繁琐的说教而扰乱了天下呀!现在世人并不是获得说教的机会少了,而是太多太多了。手机、电视和网络,无处不在,无不在通过七窍而污染人性。难怪浑沌被忽悠凿开七窍就死去了。


庄子素解全集观看链接https://www.fs0757.com/home/article/nlist/catId/29.html

(声明: 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、编辑整理上传,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 )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