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市站点
> 庄子素解 第十章 秋水
详细内容

庄子素解 第十章 秋水

时间:2023-01-29     人气:2359     来源:佛山资讯网     作者:陈书增注解
概述:秋水时至,百川灌河;泾流之大,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。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,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。顺流而东行,至于北海,东面而视......

1.大方之家


【原文】秋水时至,百川灌河;泾流之大,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。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,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。顺流而东行,至于北海,东面而视,不见水端。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,望洋向若而叹曰:“野语有之曰,‘闻道百,以为莫己若’者,我之谓也。且夫我尝闻少仲尼之闻而轻伯夷之义者,始吾弗信。今我睹子之难穷也,吾非至于子之门则殆矣,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。”


【解释】秋雨按时降下了,许多河流都流入黄河。


河面非常地广大,两岸和河流当中的小洲之间,距离很遥远,根本辨别不清是牛还是马。泾流,涌流的河道。两涘,两岸。渚,河流中的小洲。


于是,黄河之神河伯欣然自喜,认为天下最美好的景色尽在自己面前了。


黄河顺流而下,往东流去,到达了北海。往东方望过去,一望无际,看不到北海的边际。


于是河伯方才一改之前洋洋自得的样子,仰望着海神,望洋兴叹道:“有一句俗话这样说:‘听闻了一百条道理,就以为天底下没有人比得上自己了。’这句话说得就是像我这样的人啊!”博学并不等于得道,听见一百条道理并不算多。前面讲博学会溺死在汪洋大海之中。


河伯又说道:“以前我曾经听说过孔子知道得太少,轻视伯夷的义气的说法,根本不会相信。”前面我们知道孔子五十一岁以后得道,已经被老子印证了。


河伯又说道:“现在我在这里看到你无边无际,没有穷尽。如果今天不是我亲自来到你的门前,我这辈子就算完了。我将永远被得道的人所嘲笑了。”


2.自多于水


【原文】北海若曰:“井鼃不可以语于海者,拘于虚也;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,笃于时也;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,束于教也。今尔出于崖涘,观于大海,乃知尔丑,尔将可与语大理矣。天下之水,莫大于海,万川归之,不知何时止而不盈;尾闾泄之,不知何时已而不虚;春秋不变,水旱不知。此其过江河之流,不可为量数。而吾未尝以此自多者,自以比形于天地而受气于阴阳,吾在于天地之间,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。方存乎见少,又奚以自多!计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也,不似礨空之在大泽乎?计中国之在海内,不似稊米之在大仓乎?号物之数谓之万,人处一焉;人卒九州,谷食之所生,舟车之所通,人处一焉;此其比万物也,不似豪末之在于马体乎?五帝之所连,三王之所争,仁人之所忧,任士之所劳,尽此矣!伯夷辞之以为名,仲尼语之以为博,此其自多也,不似尔向之自多于水乎?”


【解释】北海之神说道:“井里的青蛙不可以跟它谈论大海,因为它只是被拘束在井里很小的地方。”鼃,通蛙。虚,通墟,很小的地方。手可以摸到石头的坚,但是摸不到石头的白;眼睛可以看到石头的白,看不到石头的坚。手和眼睛之间对话,谈论各自的白和坚,如同对牛弹琴,无法理解。正如量子理论和相对论之间无法统一,只有在更高层面才可以统一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生活在夏天的虫子,不可以跟它谈论冬天结冰的事,这是由于受到时间的限制。”笃,固守。西方物理学家停留在现象时空、频域空间进行计算,走得太快了,把灵魂落在后面了,所以无法跟他们谈论量子理论的本质。即使跟他们讲也是白讲,也是无法理解的。爱因斯坦曾经说过,上帝不会投掷骰子,这一点看来是没有错的。新的科学革命不久将诞生在东方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内心险曲的人是不可以跟他讲道的,这是由于受了世俗之学的束缚。”讲道要看对方的机缘,如果不能讲,反而恰得其反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现在你从黄河岸边一路走过来,已经观看到大海了,这才知道自己卑陋无知。现在的你,是可以谈论大道理了。”崖涘,黄河岸边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天下的水,没有比大海更大的了。万条河流都归于它,河流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,一直这么流向大海。可是大海却总是不会盈满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从大海的出口处泄掉海水,可是不知何时能够把海水排光。”尾闾,大海的出口处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不管是春天还是秋天,海面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。洪涝和旱灾也不知有何变化。”大海如同人的自性本心,不管春夏秋冬,不管婴儿还是老人,都没有什么变化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这是由于大海积蓄的海水实在是太多了,比江河的水量超过太多了,完全无法去计量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而我未尝会因此而自满,只不过寄托形体于天地之间,承受阴阳二气而生罢了。我生存于天地之间,犹如小石头、小木头存在于大山之中一样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我正觉得自己很渺小呢,又怎么会自以为是呢?又怎么会自满呢!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想想看,四海存在于天地之间,不就好像是蚁穴存在于大泽之中吗?”礨空,蚁穴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想想看,中原大地存在于四海之内,不就好像是米粒存在于很大的谷仓之中吗?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物种足足有上万种那么多,人只是其中一种罢了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人们聚集在九州生活,有谷物生长的地方很多,车船交通能够到达的地方很多,一个人只能生活在一个很小的地方罢了。一个人与万物相比,不就好像是毫毛之末在马身上那么吗?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五帝接连禅让天下,夏商周三王争相发兵争夺天下,仁人志士忧虑天下的安危,任职的官员为国事百姓操劳,跟天地万物之大相比,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,也只不过是白驹过隙罢了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伯夷辞让君主之位博得美名;仲尼大谈仁义,天下大事,自以为博学,这都是自满罢了。难道不像你之前自以为自己的水多一样吗?”


3.观于远近


【原文】河伯曰:“然则吾大天地而小豪末,可乎?”


北海若曰:“否。夫物量无穷,时无止,分无常,终始无故。是故大知观于远近,故小而不寡,大而不多,知量无穷。证曏今故,故遥而不闷,掇而不跂,知时无止。察乎盈虚,故得而不喜,失而不忧,知分之无常也。明乎坦涂,故生而不说,死而不祸,知终始之不可故也。计人之所知,不若其所不知;其生之时,不若未生之时;以其至小,求穷其至大之域,是故迷乱而不能自得也。由此观之,又何以知豪末之足以定至细之倪,又何以知天地之足以穷至大之域?”


【解释】河伯又问道:然而我以天地为大,而以毫末为小,这样可以吗?”


北海之神回答道:“不可以这么认为的。对万事万物所知是很难有穷尽的。大海有波浪,波浪有浪花,浪花有水珠,水珠有雾气,雾气中有水分子,水分子有原子,原子再分下去无有穷尽。时间的流逝也无有止境,时间也是不存在的,只是万物变化而有了时间的概念罢了。万事万物的分分合合也是无常的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无始无终,变化日新。”北海之神讲得很有条理,先讲一个总的,下面分开来解释。


(1)对万事万物所知很难有穷尽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所以说,大智慧的人不会笼统地说一个东西大,一个东西小,而是要看远近而定。”王阳明先生曾经写了一首诗:山近月远觉月小,便道此山大于月。若人有眼大如天,当见山高月更阔。


北海之神回答道:“所以说虽然看似小,但是不能说少;虽然看似大,但是不能说多。对万事万物所知是很难穷尽的。”星星看似很小,房子看似很大,但是不能说星星少。


(2)时间流逝无有止息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验证和察明古今,所以对于逝去的遥远过去不会烦闷,对于俯首可以拾得的未来不会太多企望。如此就知时间无有止息,实则当下一刻即是永恒。”曏,察明。实际并无时间这个东西,只是人们认知的错觉罢了。过去的已经过去,未来的还没有到来,当下一刻稍纵即逝。《金刚经》中讲,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。


(3)时间流逝无有止息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明察天道有盈有虚,如同月亮有圆有缺,所以得到了不会过喜,失去了不会过于担忧,如此就知分分合合是无常的。”伏羲八卦是宇宙运行模型,里面有阴阳周期变化,有万事万物的分分合合。


(4)知无始无终,变化日新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明白生死本来并无区别,都是在于平坦的康庄大道。所以说,生而不会感觉欣悦,失去也不会感觉到大祸临头,知晓无生无死,无始无终的真谛。一切都在变化日新当中,不可守旧。”月亮看似有盈有缺,实相并不是这样的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计算人所知道的道理,不如不知道的道理多,要穷天下万事万物之理谈何容易。计算人生存的时间,如同白驹过隙,远远不如没有生存的时间长。以如此有限的生命和能力去穷尽天下所有的道理,知晓广袤宇宙的道理,所以就会感觉到迷乱,不知道如何是好,如此也不能得道。”朱熹教人格物致知,一物一物去格,如何能够格得清楚呢?只有反求诸己,莫向外求,求之于心就可以了。如果能够致良知,就能够明白天下所有的道理了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由此看来,又如何知晓毫末就可以定为最小的东西呢?又如何知晓天地就可以定为最大的东西呢?”战国名家惠施曾经讲过,至小无内,至大无外。


4.大人无己


【原文】河伯曰:“世之议者皆曰:‘至精无形,至大不可围。’是信情乎?”


北海若曰:“夫自细视大者不尽,自大视细者不明。夫精,小之微也;垺,大之殷也。故异便,此势之有也。夫精粗者,期于有形者也;无形者,数之所不能分也;不可围者,数之所不能穷也。可以言论者,物之粗也;可以致意者,物之精也。言之所不能论,意之所不能察致者,不期精粗焉。是故大人之行,不出乎害人,不多仁恩;动不为利,不贱门隶;货财弗争,不多辞让;事焉不借人,不多食乎力,不贱贪污;行殊乎俗,不多辟异;为在从众,不贱佞谄;世之爵禄不足以为劝,戮耻不足以为辱;知是非之不可为分,细大之不可为倪。闻曰:‘道人不闻,至德不得,大人无己。’约分之至也。”


【解释】河伯又问道:“世俗的人如此谈论:‘最精细最小的东西没有形体可寻,最大的东西没有什么界限和范围’,这么讲是否真实可信呢?”原子绝大多数的质量集中于原子核,而原子内部极其空旷。质量居然可以转化成能量,继续分下去有什么实实在在的实体存在吗?


北海之神回答道:“从细小看广大容易看不到尽头,从广大看细小容易看不太明白。”看针眼都容易眼花,不用说观看原子了。由于原子太过于细小了,所以看不明白。实则电子围绕原子核有条不紊地运动。电子并非是测不准的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精细可以说是小中之小;宏大可以说是大中之大。”垺,宏大。物体不断地切分,西方科学家以为上帝粒子(希格斯粒子)是最小的粒子,实则不然,可以说光子是最小的粒子。然而光子是由心和光的实相作用的一瞬间所创造的,并不是一直都存在的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所以说,事物有大有小,有所不同。但是小有小的适宜,大有大的好处。比如小的葫芦可以装酒,大的葫芦可以放在江河湖海当船。万事万物大小变化,都是自然生长变化的一种势。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所谓精细粗大之物,都是受限于有形,还是属于形而下的器物。”不管是如何精细,如中微子、夸克、光子等,也还是受限于有形。这些东西还只是停留在现象界罢了。庄子前面讲过一个风吹大树的公案。大树有万种孔窍,大风吹大树有万种声音。大风对应于心,大树孔窍对应于万物实相。心和万物实相作用一瞬间创造了万事万物。风和大树作用的一瞬间,创造了万种声音。万种声音对应于万事万物,如梦如幻。树欲静而风不止,不是风动,不是树动,而是仁者心动罢了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对于无形的东西,数是无法去描述划分清楚的。”数依存于万事万物,如果无万事万物,数是没有意义的。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对于无法有个范围的东西,用数是无法穷尽的,无法描述的。”量子理论是从宏观世界观测微观世界的产物,适用于这个范围和视角。相对论是从宏观世界观测宇观世界的产物,适用于这个范围和视角。眼睛可以看到石头的白,不能看到石头的坚,因为超越范围了。手可以摸到石头的坚,不能摸到石头的白,因为超越范围了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事物的粗大,这是可以谈论的;事物的精细,只能是意会了。”精细和粗大的事物都属于形而下的层面,属于有形的。对于原子这么精细的物体,无法去观测了。虽然用工具可以观测,但是毕竟跟宏观事物不同,而且容易造成许多的误解。量子理论中有测不准原理,只是由于误会造成的。爱因斯坦说得没有错,上帝不会投掷骰子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至于言论都不能谈,也无法意会的,就不会受限于精细和粗大了。”形而上者谓之道。大道无形无相,不会受限于精细还是粗大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所以说大人的言行,不会刻意去害人,也不会刻意地去恩惠别人。”什么是大人呢?所谓的大人,是有大心的人,有大爱之心的人。并非官位有多高,年龄有多大,才能称之为大人。即使地位卑微,年龄很小,但是有大心,就可以称之为大人。大人的心无形无相,不去计较精细和粗大,不去计较害人和恩惠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大人做事,不会为了一己私利,也不会卑贱家奴。”大人没有高低贵贱的分别心,不会看不起卑贱的人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大人对于财货,不会刻意去争,也不会太多刻意地辞让。”范蠡是儒商的鼻祖,通过自己的智慧经商成为巨富,不必刻意地辞让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大人做事不会刻意去凭借他人之力;不会刻意地赞许自食其力的人;也不会卑贱贪图财货和借助他人之力的人。”大人已经没有刻意的怨恨和喜爱的心了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大人富有盛德,言行虽然特殊而超凡脱俗,但是并不会太过于奇异和怪僻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大人无为而治,但凡有为之事,也能够随顺世人,因材施教,但是不会卑贱谄媚别人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高官厚禄不足以劝勉大人,刑戮和罢官之耻不足以为辱。”大人对于功名利禄已经能做到坦然对待了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由此可知,是非的界限很难去划分和界定;细小和粗大的标准也无法判定。”如果有是非之心,就有分别心了。《道德经》中讲,难易相成,高下相顷。无小亦无小,无是亦无非,无难亦无易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听人说过这样一句话:‘怀道的人不求闻达于世;至德的人不刻意去追求仁德;大人无我无己,已经与天地万物为一体’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怀道的人只是做自己分内之事罢了,就可以达到至德了。”分内之事就是好好种好自己的心田,专心致志作致良知的功夫。


5.小大之家


【原文】河伯曰:“若物之外,若物之内,恶至而倪贵贱?恶至而倪大小?”


北海若曰:“以道观之,物无贵贱。以物观之,自贵而相贱。以俗观之,贵贱不在己。以差观之,因其所大而大之,则万物莫不大;因其所小而小之,则万物莫不小;知天地之为稊米也,知豪末之为丘山也,则差数睹矣。以功观之,因其所有而有之,则万物莫不有;因其所无而无之,则万物莫不无;知东西之相反而不可以相无,则功分定矣。以趣观之,因其所然而然之,则万物莫不然;因其所非而非之,则万物莫不非;知尧、桀之自然而相非,则趣操睹矣。昔者尧、舜让而帝,之、哙让而绝,汤、武争而王,白公争而灭。由此观之,争让之礼,尧、桀之行,贵贱有时,未可以为常也。梁丽可以冲城,而不可以窒穴,言殊器也。骐骥、骅骝一日而驰千里,捕鼠不如狸狌,言殊技也。鸱鸺夜撮蚤,察豪末,昼出瞋目而不见丘山,言殊性也。故曰,蓋师是而无非、师治而无乱乎?是未明天地之理、万物之情者也。是犹师天而无地,师阴而无阳,其不可行明矣。然且语而不舍,非愚则诬也!帝王殊禅,三代殊继。差其时逆其俗者,谓之篡夫;当其时顺其俗者,谓之义之徒。默默乎河伯!女恶知贵贱之门、小大之家!”


【解释】河伯又问道:“假若在物体的外面,假若在物体的内部,如何去区分万物的贵贱?如何去区分万物的大小呢?”原子系统如同太阳系系统,电子对应于行星,而原子核对应于太阳。


(1)以道观之


北海之神回答道:“如果以形而上的道来观万物,万物实在无贵贱之分。”天地万物都是同为一体的,此为大同,所以无贵贱之分。


(2)以物观之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如果以万物各自来观,往往都是自以为贵而贱低其它的东西。”以一己观别人,自以为高贵而看轻别人。这是由于每个人都有我执。《道德经》中讲,不敢为主而为客。


(3)以俗观之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如果以世俗的观点来看,贵贱并不完全操纵在自己手中。有人生来就是王侯将相,有人生来就是平民百姓。”


(4)以差观之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以万物的相对差别来看,以观察的角度不同来看,大小只是相对的大小,没有绝对的大,也没有绝对的小。泰山虽然大,但是一片叶子遮住眼睛就看不见了。雷声虽然大,但是两颗豆子塞住耳朵,就听不见了。只是站在小的位观察,所以大称之为大,所以说万物莫不是大的。虽然原子小,但是站在小的原子核上观察,原子如同太阳系那般大。站在大的位观察,所以小称之为小,所以万物莫不是小的。从宏观世界观察原子,原子就极其微小,甚至是测不准的。由此看来,天地可以说犹如米粒那么小,毫发之末也可以如同山丘那么大,只是所处的位置差别不同罢了,只是观察的角度不同罢了。”


(4)以功观之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以功用来观万物,一物必有一理,一物降一物。一物必然有一用,则万物莫不有用。大有大用,小有小用,并无大小之分。笔直大树有栋梁之用,小的树木有筷子之用。如果说无用,实则万物如梦如幻,实则也没有什么用,万物莫不是无用的。知晓万物有其方位,东西只能是相反而相互依存的,无东亦无西,则万物的功用和定位已经定了。”人的功用有大有小,大的可为栋梁之才,小的可以有雕虫小技。


(5)以趣观之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如果以万物各自的趣向观看,以各自的角度来看。如果一物认为是对的,就按照它的意思肯定它,如此万物莫不是对的。如果一物认为是不对的,就按照它的意思去非议它,则万物莫不是不对的。尧帝认为自己是对的,夏桀也认为自己是对的,然而明眼人一看两者是有天然之别的,有东西相反的差距。可是夏桀也许觉得尧帝不对呢!由此可见,站的角度不同,趣向不同,就有完全不同的是非结果。”站在夏桀的趣向来看,他好不容易当上天子,天下所有东西都是他的,他认为他该享受,他认为自己是对的,也无可厚非。舜的父亲老是觉得儿子不够孝顺,站在他的角度来看,自己一把屎、一把尿把儿子养大,儿子就该事事都要服从自己的。


(6)以时观之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昔日尧舜禅让,而顺利完成帝位交接。可是燕王哙效法禅让给大臣子之,国人不满,齐王兴师讨伐燕国,将他们都杀死了,燕国几乎亡国了。商汤起兵讨伐夏桀,武王起兵讨伐商纣王,而商汤和周武王都顺利称王了。可是白公(楚平王之孙)起兵反楚,却被楚王派兵镇压并杀死了。由此看来,争斗和礼让,并无一定之礼。有时争斗是对的,当仁不让是对的,比如武王伐纣;有时礼让是不对的,比如燕王的禅让。当争则争,当让则让,并无绝对的对错。尧帝禅让帝位以后,从天子之位下来了,从贵变成贱了。夏桀被商汤推翻之后,从贵变成贱了。当然禅让和被推翻的结果完全不同。贵贱是因时而变化的,并不是一成不变的。由此看来,贵贱也是相对的。”郑国人杀死白公的父亲,白公请兵报仇没有得到允许,所以起兵反楚。


(7)功用、技能和物性不同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梁栋之大可以用来冲击敌人城门,可是却不可以用来堵住蚁穴,所以说万物的功用是不同的,大有大用,小有小用。”前面有讲万物功用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骐骥、骅骝(都是古代宝马良驹)一日可以驰骋千里,然而捕鼠不如狸(夜猫)和狌(黄鼠狼)。这是讲万物都有不同的技能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鸱鸺(猫头鹰)夜间都能够抓到跳蚤这样小的东西,能够明察秋毫之末。可是白天睁大眼睛却看不见山丘。这是讲万物本性有所不同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所以说,难道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律地去师从昔日是的,就没有非了吗?师从昔日大治的,就没有乱了吗?这是由于没有能够明达天地之理,万物之情罢了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这就好像是师从于天,就跟着天跑了,就没有地了。师从于阴就跟着阴跑了,偏于阴了,就无阳了,如此是不可行的,已经非常明了。”师从于左,就没有右了。师从于市场,就没有计划,没有统筹了。师从于计划,就没有市场了。如此是显然行不通的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世俗的人还在不停地到处游说,不肯舍弃,如果不是愚昧无知,就是故意地为了名利而欺骗人!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古代禅让的情形各有不同,当时的条件也各有不同;夏商周三代君主的继承情形也各有不同。如果不合时宜,违逆大众的意愿,如此就是篡位豪夺了。如果能够合于时宜,顺应民心,就属于高义之士了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静默无言吧!黄河之神,你哪里知道贵贱和大小的道理呢!”


6.大义之方


【原文】河伯曰:“然则我何为乎?何不为乎?吾辞受趣舍,吾终奈何?”


北海若曰:“以道观之,何贵何贱,是谓反衍;无拘而志,与道大蹇。何少何多,是谓谢施;无一而行,与道参差。严乎若国之有君,其无私德;繇繇乎若祭之有社,其无私福;泛泛乎其若四方之无穷,其无所畛域。兼怀万物,其孰承翼?是谓无方。万物一齐,孰短孰长?道无终始,物有死生,不恃其成。一虚一满,不位乎其形。年不可举,时不可止。消息盈虚,终则有始。是所以语大义之方,论万物之理也。物之生也,若骤若驰。无动而不变,无时而不移。何为乎?何不为乎?夫固将自化”。


【解释】河伯又问道:“然而我如何知晓何时当为?何时不当为?我如何知晓何时当辞让、接受、取舍呢?我该如何办呢?”


北海之神回答道:“以道的观点来看,何时贵,何时贱,这是会发生转化的,甚至会往完全相反方向转化。”积善之家必有余庆,积恶之家必有余殃。贵贱的转化,如同八卦循环变化。做一件善事,往富贵方向前进一步;做一件恶事,往卑贱方向前进一步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不要拘束自己的心志,与大道相互背离。”大蹇,大大地背离,甚至背道而驰。如果刻意地去追求富贵,就是与大道背离了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何时少点,何时多点,这是没有绝对的,也是互相转化的。百万算多,但是相对于千万就算少。不要偏执于一己之私而与大道不合。”谢,代谢。谢施,转化。《道德经》中讲,图难于其易;为大于其细。天下难事,必作于易;天下大事,必作于细。积累涓涓细流的财富,就可以从穷人变为富人。如果不注意节俭,富人可以变为穷人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怀道的人,庄严肃穆,似乎一国之君,富有四海,没有半点私爱之心。”一身如同一国,心为君主,五官为百官。一国的明君对百姓都要同等地对待,不会有亲疏贵贱之分。一国的明君不会为了一己私欲,不顾百姓死活,否则富贵就会转化成卑贱。水可载舟亦可覆舟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怀道的人悠然自得,如同祭祀的社神一样,对所有祈福的人都同等恩赐,不会偏爱于某个人。自己也不会有半点私心。”繇繇,悠然自得的样子。《道德经》中讲,天道无亲常与善人。如果对世人有所偏爱,那也是由于世人自己所作所为合于大道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怀道的人有大爱之心,以天地万物为一体,能够包容四方。心无比广泛,延伸至四方,无有穷尽,无所不包。似乎没有任何界限。”畛域,界限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天地兼藏万物,天覆地载,没有遗漏某一物。天地会庇护万物。所以说无有偏私。圣人也是如此,不会无有任何偏私,仁爱每一个百姓。”承翼,庇护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万物都是等同的,哪有长短之分呢?”前面庄子专门写了《齐物论》。万物没有贵贱、大小和长短的区分。天地万物同为一体,此为大同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大道无始无终,万物有死有生,实则万物也是无死无生的。世人看着月亮有盈有缺而喜悦或伤感,实则月亮并无圆缺。即使万物一时有生,也不足以自恃为依靠。即使一时为贵,也不足以自恃为依靠。贫富贵贱都在转化当中。”当贫贱的时候,不要去感到失望和悲伤;当富贵的时候,不要去骄傲和放纵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大道一虚一满,一盈一虚,逐渐地变化,不拘泥于固定的形体和位置。”盈也不是一下子就盈满,虚也不是一下子就空虚,有个逐渐变化的过程。贫贱不是一下子就贫贱,富贵也不是一下子就富贵。看似一下子变化,那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,在八卦中都有清晰的描述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逝去的年月不可回流,流逝的时光不可以停止。天地万物的消亡、生息、充盈和亏虚,都在终而复始地变化当中。”正是由于天地万物周而复始的变化,所以就有了时间的错觉。本来并无时间这个东西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如果能够明白以上的道理,才可以跟你谈论大道的深奥义理,谈论万物之理。”讲道是要看机缘的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万物的生长,如同骏马急骤奔跑,如同马车飞驰。春生夏长秋收冬藏。万物都在随时随地变化着。”古人教格物致知,并非一物一物地去格,而是反求诸己罢了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难道需要有为吗?需要无为吗?万物本来就在自我化育当中。”万物不需要有为而治,百姓也不需要有为而治。


7.反要语极


【原文】河伯曰:“然则何贵于道邪?”


北海若曰:“知道者必达于理,达于理者必明于权,明于权者不以物害己。至德者,火弗能热,水弗能溺,寒暑弗能害,禽兽弗能贼。非谓其薄之也,言察乎安危,宁于祸福,谨于去就,莫之能害也。故曰:‘天在内,人在外,德在乎天’。知天人之行,本乎天,位乎得;蹢躅而屈伸,反要而语极。”


【解释】河伯又问道:“然而既然你说万物都在自我化育,道又有什么好尊贵的呢?”


北海之神回答道:“知晓大道的人必定通达于理。如果已经得到了,明心见性了,就通达于天理了。通达于天理的人必定明白权变应对的道理,面对消亡、生息、盈满和亏虚的变化,面对贵贱、大小的变化,坦然应对。如果能够明白权变应对的道理,就不会被外物所害。”何时当为,何时不当为,怀道的人深刻知晓。范蠡辅佐越王勾践,灭掉吴国之后,知晓权变应对,隐退江湖。文种不懂权变,不懂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。《道德经》中讲,功成身退,天之道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至德的人,烈火不能烧伤,大水不能淹溺,寒冷酷暑不能侵袭,禽兽不能伤害。”怒气如同烈火,大火烧坏功德林。至德的人不会被怒火所伤。《大学》中讲,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至德的人是已经发明本有明德的人,是得道的人,是止于至善的人。《道德经》中讲,含德之厚,比于赤子。蜂虿虺蛇不螫,猛兽不据,攫鸟不搏。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并不是说至德的人迫近水火、寒暑、禽兽而不被伤害,而是说能够明察安危,在危险到来之前已经退避了;对于福祸都能够安然对待;能够谨慎地对待进退,有为还是无为,所以不受伤害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所以说:上天赋予每个人的德性在内,每个人都本有光明的德性,都有良知良能。所有的人事显露在外。每个人的光明德性还是来源于天道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如此就知晓天人本来合一,天道运行,人事兴衰,归根结底在于天。人的德性源于上天。所以要处于光明德性,处于至德的境界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看似进退不定的样子,实则已经处于大道之乡,可以进退屈伸自如了。至德的人能够返回大道的枢要,反求诸己了,如此就可以跟他谈极理了,也就是关于大道的道理。”蹢躅,踟蹰,进退不定的样子。《道德经》中教世人如何识别怀道的人。如同冬天谨慎越过冰冻的河面,如同谨慎地在别人家作客的样子,如同畏惧四邻会说自己有什么不好,不敢做什么坏事。


8.返璞归真


【原文】曰:“何谓天?何谓人?”


北海若曰:“牛马四足,是谓天;落马首,穿牛鼻,是谓人。故曰:‘无以人灭天,无以故灭命,无以得殉名。谨守而勿失,是谓反其真。’”


【解释】河伯又问道:“什么是天?什么是人呢?”因为前面北海之神讲天人,河伯不明白,因此发问。


北海之神回答道:“牛和马有四条腿,这是符合于天道的,称之为天道。把马头给羁络起来,用绳子穿牛鼻子,这是不合于天道的,称之为人为。”


北海之神又说道:“所以说,不要以人欲灭每个人本有的天性,本有的德性,不要以人欲灭天理。不要以过去的束缚灭天命。古人讲要修命和修性,也就是性命双修。修性就是要修德性,修心性,要明心见性。修命就是要打通经络,打通任督二脉,打通玄关。如此就可以称之为性命双修。如果过去的言行堵塞智慧、过去吃进去的东西堵塞经络,如此修命就很难通达了。不要为了名声而牺牲自己的性命。如果能够谨慎的持守这三句话,不要丧失本性,做到极致了,可以称之为返璞归真了。”如果能够性命双修,返回本真,就可以称之为真人了。


9.为大胜者


【原文】夔怜蚿,蚿怜蛇,蛇怜风,风怜目,目怜心。


夔谓蚿曰:“吾以一足趻踔而行,予无如矣!今子之使万足,独奈何?”蚿曰:“不然。予不见乎唾者乎?喷则大者如珠,小者如雾,杂而下者不可胜数也。今予动吾天机,而不知其所以然。”


蚿谓蛇曰:“吾以众足行而不及子之无足,何也?”蛇曰:“夫天机之所动,何可易邪?吾安用足哉!”


蛇谓风曰:“予动吾脊胁而行,则有似也。今子蓬蓬然起于北海,蓬蓬然入于南海,而似无有,何也?”风曰:“然。予蓬蓬然起于北海而入于南海也,然而指我则胜我,鰌我亦胜我。虽然,夫折大木,蜚大屋者,唯我能也。”故以众小不胜为大胜也。为大胜者,唯圣人能之”。


【解释】夔(传说像牛的野兽,没有角,只有一只脚)羡慕蚿(百足虫);百足虫又羡慕蛇没有脚也能走;蛇又羡慕风无形无相也能走;风又羡慕眼睛能够一瞬间看到闪电;眼睛又羡慕心,心无形无相,心念比闪电还要快。


夔对百足虫说道:“我只有一只脚跳着走,我不如你啊!你现在使用万只脚在走路,到底是怎么走的呢?”趻踔,跳着走的样子。


百足虫回答道:“我并不是有心去控制万只脚行走的。你难道没见过吐唾沫的情景吗?唾沫喷出来的时候,大的如同水珠,小的如雾气,夹杂在其间的不可胜数,大大小小不可胜举。并不是刻意地区分唾沫大小,而是本然如此。现在我只是启动上天赋予的机能罢了,符合于天机而已,而全然不知怎么走的。”百足虫如同想先迈动哪只脚,就完全不会走路了。如同邯郸学步一样,刻意去控制就不知道如何走了。


百足虫问蛇道:“我用那么多只脚走路,还不如你没有脚走得快,这是为何呢?”


蛇回答道:“只是上天所赋予的机能在动罢了,如何能够轻易去改变呢?我不可以用脚行走的,长脚了我就不会走了!”


蛇问风道:“我扭动脊柱和肋骨而行走,则似乎好像有脚的样子。现在你呼啸而起于北海,又呼啸着吹进去南海,而似乎没有脚的样子,这是为何呢?”蓬蓬,风吹动的响声。


风回答道:“你问得很好。我呼啸着起于北海而吹入南海。然而用手指逆风而指向我,就能够胜我,我不能把手指吹断。用脚践踏(鰌)我,也能够胜我。虽然如此,吹断大树,吹卷(蜚)大屋的房顶,只有我能做到。”


所以说,正是对于一些小事不胜,所以能够有大胜。能够有大胜的,只有圣人能够做到。世俗建立功名,这是小胜;能够战胜自己,这是大胜。眼睛能够看人,这是小胜。心虽然无足,可是却无所不至。能够见己,能够得道,能够见性,这是大胜。能够知人,这还只是小胜;能够知道自己,这是大胜。


10.通之有时


【原文】孔子游于匡,宋人围之数匝,而弦歌不惙。子路入见,曰:“何夫子之娱也?”孔子曰:“来,吾语女!我讳穷久矣,而不免,命也;求通久矣,而不得,时也。当尧、舜而天下无穷人,非知得也;当桀、纣而天下无通人,非知失也:时势适然。夫水行不避蛟龙者,渔人之勇也。陆行不避兕虎者,猎夫之勇也。白刃交于前,视死若生者,烈士之勇也。知穷之有命,知通之有时,临大难而不惧者,圣人之勇也。由,处矣!吾命有所制矣!”


无几何,将甲者进,辞曰:“以为阳虎也,故围之;今非也,请辞而退。”


【解释】孔子游历经过卫国匡地的时候,卫国人把孔子及其弟子们围了一圈又一圈。可是孔子却弹琴歌唱没有停止。


子路进来见孔子,问道:“为何先生还有心情在此娱乐呢?”


孔子回答道:“来,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!我避讳穷困已经很久了,可是却不免于遭遇穷困,这是命。求通达也很久了,可是却不能得到,这是时运不济。”


孔子又说道:“在尧舜的时代,天下没有穷困的人,并不能说天下人都是很厉害的,都得道了,都有本有的德性;在夏桀和商纣王的时代,天下没有通达的人,并非天下人都没有智慧,都失去本有德性。只是时势不同罢了。”孔子不能通达,处于穷困,并不是孔子没有智慧,不够贤德,而是时势造成的。


孔子又说道:“在水里行走,不躲避蛟龙,这是渔人的勇敢之处。在陆地行走,不躲避野兽猛虎,这是猎人的勇敢之处。虽然白刃交叉在面前,能够视死如归,这是烈士的勇敢之处。”


孔子又说道:“知晓穷困是命运的安排,知晓通达也是要待时运的,面临大难而不畏惧的,这是圣人的勇敢之处。”


孔子又说道:“仲由,安然处之吧!我命中自然有安排的!”孔子吉人必有天象。孔子由于长得像鲁国的阳虎,所以被围困。


没有过多久,带兵的首领进来辞别道歉,说道:“我们误以为是阳虎,所以围困你们;现在已经确认不是,请接受我们的歉意,辞别而去吧。”


11.邯郸学步


【原文】公孙龙问于魏牟曰:“龙少学先王之道,长而明仁义之行;合同异,离坚白;然不然,可不可;困百家之知,穷众口之辩;吾自以为至达已。今吾闻庄子之言,汒焉异之。不知论之不及与?知之弗若与?今吾无所开吾喙,敢问其方”。


公子牟隐机大息,仰天而笑曰:“子独不闻夫埳井之鼃乎?谓东海之鳖曰:‘吾乐与!出跳梁乎井幹之上,入休乎缺甃之崖;赴水则接腋持颐,蹶泥则没足灭跗;还虷蟹与科斗,莫吾能若也!且夫擅一壑之水,而跨跱埳井之乐,此亦至矣。夫子奚不时来入观乎?’东海之鳖左足未入,而右膝已絷矣,于是逡巡而却,告之海曰:‘夫千里之远,不足以举其大;千仞之高,不足以极其深。禹之时十年九潦,而水弗为加益;汤之时八年七旱,而崖不为加损。夫不为顷久推移,不以多少进退者,此亦东海之大乐也。’于是埳井之鼃闻之,适适然惊,规规然自失也。且夫知不知是非之竟,而犹欲观于庄子之言,是犹使蚊负山,商蚷驰河也,必不胜任矣。且夫知不知论极妙之言,而自适一时之利者,是非埳井之鼃与?且彼方跐黄泉而登大皇,无南无北,奭然四解,瀹于不测;无东无西,始于玄冥,反于大通。子乃规规然而求之以察,索之以辩,是直用管窥天,用锥指地也,不亦小乎?子往矣!且子独不闻夫寿陵余子之学行于邯郸与?未得国能,又失其故行矣,直匍匐而归耳。今子不去,将忘子之故,失子之业。”


公孙龙口呿而不合,舌举而不下,乃逸而走。


【解释】公孙龙问魏公子牟(魏国的公子)道:“公孙龙我从年少就开始学习先王之道,稍微年长就明白仁义之行了。”


公孙龙又说道:“持合同异,离坚白这样的学说。”什么是合同异呢?也就是大同小异,前面已经详细解释过了,此处不再赘述。天地万物同为一体,此为大同。一物必有一理,天下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物,此为小异。即是再小的两件物体,两片竹叶,也不会完全相同。所谓的离坚白,公孙龙实则劝导世人离坚和白的相。


公孙龙又说道:“我能够把是的说成不是的;把可以的说成不可以的。”公孙龙的辩才天下闻名。据说公孙龙跟庄子辩论鸡有三只腿,结果胜出了。但是公孙龙吃不到鸡腿,可以说也是失败了。《道德经》中讲,辩者不善,善者不辩。


公孙龙又说道:“使得百家的智士感到困惑,使得众多善辩的人都词穷了。我自以为是,以为已经通达了。”


公孙龙又说道:“现在我听闻庄子所说的话,有点茫然若失的感觉,感到特别奇异。”汒焉,茫然若失的样子。公孙龙著有《公孙龙子》十四篇,但是存世只有六篇了。如果仔细研读公孙龙的著作,就会发现,他也是得道的高人的。


公孙龙又说道:“不知我的辩论才能不及庄子呢?还是我的智慧不如他呢?现在我都无法开口了,敢问是何道理呢?”喙,鸟兽的嘴巴,这里指人的嘴巴。


魏公子牟依靠几案叹气,仰天而大笑道:“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浅井(埳井)中的青蛙(鼃)吗?青蛙对东海的鳖说道:‘我太快乐了!我跳出水井,跳在井栏(井幹)上,累了就进入水井里,在破损(缺甃)的井壁边休息。我跳进井水里,水就会托住我的两腋和面颊(颐),踩到泥里,淤泥就会埋没我的脚背(跗)。还顾水中蚊子的幼虫(虷)、小螃蟹和小蝌蚪(科斗),都不能像我这么悠然自得和快乐!擅自霸占一坑之水,而盘踞(跨跱)浅井所带来的快乐,也可以说是最大的快乐了吧。你为何不时常到井里去看看呢?’”


魏公子牟又说道:“东海的鳖左脚尚未完全进入井内,而右边膝盖早就被井口给卡住(絷)了。于是鳖就小心地退出来(逡巡,小心退却的样子)。鳖告诉青蛙大海是什么样的。”


魏公子牟又说道:“鳖说道:‘千里那么远,不足以形容大海的大。千仞那么高,不足以形容大海的深。大禹的时候,十年有九年发生洪涝(潦)灾害,可是大海的水也似乎没有什么增益;成汤的时候,八年有七年是大旱,可是大海的岸边水位并没有降低。’”


魏公子牟又说道:“鳖说道:‘不会因为时间的长短(顷久)有所改变(推移),不会因为降雨的多少水位有所升降,这也是东海的大乐。’”


魏公子牟又说道:“于是浅井中的青蛙听了,感觉到有点惊惧(适适然,惊惧的样子),有点茫然若失的样子(规规然)。”公孙龙听闻庄子也是如此。


魏公子牟又说道:“公孙龙你的智慧尚且不能知晓,知和不知,是和非的境界,而还要观庄子的话。这就好比是驱使蚊虫去背负大山;驱使百足虫(商蚷,百足虫,只能在陆地行走)到大河里驰骋一样。必然是不能胜任的。”知自己,知自己的心性才能称之为真正的知。知道才可以称之为真正的知。对于得道的人,已经无是无非了,无为而无不为。庄子境界的确比公孙龙要高,但是魏公子牟如此贬低公孙龙也是过了,看公孙龙留下的经典,也已经得道了。


魏公子牟又说道:“你的智慧尚且不能谈论关于妙道的东西,而只是逞一时口快之利,这不就像浅井里的青蛙吗?”


魏公子牟又说道:“庄子的学说极其高远深广。正可以往下蹈(跐)黄泉之下,又可以仰登上九天之上。庄子的学说已经融会贯通,无南无北,释然(奭然)而四面通达了。似乎又掩盖(瀹)了智巧,不可测度。无东无西了,无有门派之见,宗派之见了,归于玄冥的大道,已经返回于通达的大道了。”


魏公子牟又说道:“你茫然若失的样子,只是由于你睁大眼睛去观察,似乎明察秋毫,想求得至道;你从思辨和辩论中去探索至道。这就好比是用管来窥见天,只能是看到一点点;如同用锥指向地,只能支撑一点。这样难道不小吗?难道不像井底之蛙吗?”


魏公子牟又说道:“你错得太远了!你难道没有听说过燕国寿陵的少年去赵国都城邯郸学步的故事吗?没有能够学得赵国的步法,却忘却了故国的步法,只好匍匐而归去了。”邯郸学步的故事从此出。


魏公子牟又说道:“现在公孙龙你如果不能去掉好辩这些不好的习惯,将会忘记你原来的故乡,忘记的你的本心了。你会失去你本来的学业了。”公孙龙曾经师从于孔子。孔子教弟子要有志于道,要修君子儒。不要修小人濡,有志于功名。


公孙龙听了这番话,嘴巴张开(口呿,张口的样子),半天合不上来。抬起舌头,似乎想辩论,可是半天放不下来,就知趣地逃跑了。


12.楚有神龟


【原文】庄子钓于濮水,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,曰:“愿以境内累矣!”


庄子持竿不顾,曰:“吾闻楚有神龟,死已三千岁矣。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。此龟者,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?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?”二大夫曰:“宁生而曳尾涂中。”庄子曰:“往矣,吾将曳尾于涂中。”


【解释】庄子在濮水(安徽芡河上游)之滨垂钓,楚威王派两位大夫前往邀请,试探庄子是否有意愿做官。大夫传达楚威王旨意道:“愿意以一国境内的政事委托于你!”楚威王听闻庄周贤德,想拜庄周为相。


庄子手持钓竿,专心致志地钓鱼,连头都没有回一下。庄子说道:“听说楚国有一个神龟,已经死去三千年了。楚王将它包上巾布,装在竹箱(笥)里,珍藏在庙堂里。”


庄子又说道:“这只神龟,宁可死了留下骨壳而显示珍贵好呢?还是宁可活着而拖着尾巴在泥中好呢?”


两位大夫回答道:“宁可拖着尾巴在泥中好。”


庄子又说道:“你们回去吧,我只愿意拖着尾巴在泥中。”庄子不愿意出来做官。在为和无为,贵贱、进退之间,庄子如此选择,保全自己的本性不被物欲伤害。


13.惠子相梁


【原文】惠子相梁,庄子往见之。或谓惠子曰:“庄子来,欲代之相。”于是惠子恐,搜于国中,三日三夜。


庄子往见之,曰:“南方有鸟,其名为鹓鶵,子知之乎?夫鹓鶵,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;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。于是鸱得腐鼠,鹓鶵过之,仰而视之曰:‘吓!’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嚇我邪?”


【解释】惠施在魏国为相,居住于都城大梁。庄子去看望惠施。有人就对惠施说道:“庄子来大梁,是想取代你成为相国。”于是惠施觉得恐惧了,在国内搜寻了三天三夜,可是还是没有找到。


庄子自行前往拜见惠施。庄子说道:“南方有一种鸟,名字叫鹓鶵(类似于凤凰之类的鸟),你知道吗?”不知道庄子又怎么羞辱惠施了。


庄子又说道:“鹓鶵这种鸟,从南海起飞,而飞到了北海。不是梧桐树,它不会止步歇息;不是竹子(练实,竹子几十年开一次花,开花就会枯死,由此可见竹子果实极其稀少)的果实,它是不会吃的;不是甜美如醴的甘泉是不会饮水的。”


庄子又说道:“于是猫头鹰(鸱)捡到了一个死老鼠,抓得很牢,鹓鶵从旁边飞过,猫头鹰仰起头看着它,说道:‘嚇!(怒斥的声音,想赶走对方)’”


庄子又说道:“而今你难道是想因为你的梁国相位而怒斥我吗?”庄子不屑于梁国相位。庄子和惠施是知己好友,惠施先庄子死去,庄子后来很少和人说话。


14.安知鱼乐


【原文】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。庄子曰:“儵鱼出游从容,是鱼之乐也。”惠子曰: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”庄子曰: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鱼之乐?”惠子曰:“我非子,固不知子矣;子固非鱼也,子之不知鱼之乐,全矣。”庄子曰:“请循其本。子曰‘汝安知鱼乐’云者,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。我知之濠上也。”


【解释】庄子和惠施一起在濠水(在安徽省凤阳境内)的桥上游玩。看着两位高人如何论道的。


庄子说道:“白条鱼(儵鱼)在水里游得多悠闲自在,这是鱼的快乐之处吧。”


惠施听了就问道:“你又不是鱼,你安能知晓鱼儿的快乐呢?”


庄子反问道:“你又不是我,你安能知晓我不知鱼儿的快乐呢?”


惠施回答道:“我不是你,所以我不知道你。你肯定不是鱼,你不知鱼的快乐,可以说是肯定的。”


庄子又说道:“请往上追溯回去你所问的问题。你说:‘你安能知晓鱼儿的快乐’,你既然这么说,你已经知晓我知道了,可是还要反问我。”请注意这个逻辑,庄子的话也没有错。明明看到庄子知晓鱼儿快乐了,还说不知道,庄子那句话只是形容庄子罢了。至于鱼儿是不是真的快乐呢,下面庄子会再补一句。


庄子又说道:“我在濠水之上游玩,是悠闲快乐的;鱼儿在濠水之下游玩,也是快乐的。”人和鱼的本性都是类似的。知一物可以知万物,知一世可以知万世,知一心可以知万心。

(声明: 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、编辑整理上传,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 )
分享